日记一则

时间:2013-02-07 17:33 文章来源:互联网 点击次数:

????? 1119日星期日四点多钟的时候,爸爸朋友叔叔来了。恰巧爸爸妈妈都不在家,我便扔开笔来接待他。打开糖盒,沏好茶水,端到他面前。盒子和玻璃杯的碰撞声,惊功了埋头看书的冯叔叔。他抬起头,扶了扶宽边眼镜,欠了欠身子说了句:“不用了,何必呢?”就又重新慨下头去,胳膊肘支在膝盖上,继续看了起来。

???? 他看得是那般专注、仔细,嘴里还不时地喃喃念着。好象那书里汇聚了无穷的诱人的力量,又好求四外没有一个人。我感到挺没趣的,便摄手摄脚地走开了。待晚饭布置妥当,爸爸、妈妈也回来了。我们边吃边谈。冯叔叔说:“今天本不打算来,可我那儿来了两个老_乡,一聊就没个完,啥事都干不了,正好要给小琦送本书,就来了个‘金蝉脱壳’。

??? 说完嘿嘿地笑。我也跟着笑起来。我们半碗饭还没吃完,冯叔叔就已经吃完一碗了。“嗬。峥快呀!”我不禁脱口而出。他又是嘿嘿一笑:‘多年来养戊习惯了。”说着,他又端起满满的一碗饭,稀里呼噜地吃忽卿了,看到他这急匆匆的样子,觉得十分有趣,便低下头,无声地笑了。心想:这位叔叔真能抓紧时间,性格爽朗,毫不拘谨,象他这样生活,该多有意思啊!

热门排行

?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