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:2013-01-02 16:42 文章来源:互联网 点击次数:

?????? 妈妈经常指着我的鼻子笑着说:“死丫头,什么事把你乐得整天嘻嘻哈哈的。”说完,她先格格地笑了。今年过门的嫂嫂不知为什么也经常偷偷地味协笑。 哥哥出去了,嫂嫂独自坐在炕沿上,望着院里那棵挂满了红灯儿似的石榴树愣神。

??????? 也许是石榴太稠了,虽然个头不大,居然把嫩蓬蓬的树枝都变成了伞形。 “嫂嫂,你看它够累了,它多像一位多子女的妈妈!”我笑嘻嘻地望着嫂嫂那渐渐鼓起的肚子。悄悄地对她说。嫂嫂羞涩地把我推开说:“死妹子,你真坏!”说完忙用手捂着脸偷偷地笑。 屋外响起了脚步声,妈妈端着几个红皮蛋,趁嫂嫂不注意,塞在她嘴里,嫂嫂憋红了脸,我和妈妈笑得前仰后合。

??????? 妈妈轻轻地打我一下,朝嫂嫂说;“玉洽,进了咱门,就是一家人,该吃就吃,该喝就喝。”她看嫂嫂笑若点了点头,便又接着说:“如今咱家啥都不缺,就是财旺人不旺,打你爷爷起,就是单传呢。”“妈妈,你真是。”我赶紧措住妈妈的嘴,嫂嫂一听这话,“刷”地脸又红了,她刚嚼完鸡蛋想说什么,又不好意思开口,只是低头用手指缠绕辫梢。这时,一只喜鹊在树枝上“喳喳”叫,嫂嫂轻轻地拉拉妈妈的衣襟说:“您听,花喜鹊在笑你呢!” “花喜鹊笑妈不怕,花媳妇笑妈妈才高兴。”哥哥边说边走进来,把一个红皮小本往嫂嫂手里一放,我急忙凑_过去一瞧,拍着手高兴地喊:“计划生育手册!”嫂嫂突然“协畴”地笑起来。哥哥,妈妈和我都吃惊地望着嫂嫂笑了,笑声冲出屋,在桃花云里荡漾……

相关内容

热门排行

?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