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乡的大海

时间:2013-05-11 10:27 文章来源:互联网 点击次数:

????????? ?我爱大海,更爱故乡的大海。这也是故乡人共同的感情,难怪这里名叫大海的特别多。 上次回故乡,也是这么个繁忙的海上汛期。 海滩上,我儿时的伙伴—当时刚担任支部书记的大海哥,正忙着为社员分配刚刚上网的鲜蟹子。社员们欢夭喜地,提着一兜兜鲜味回家去了。社员们分完后,才分干部的。  最后,大海哥搓了搓沽满腥气的大手,掂了掂笼子里剩下的几只空壳蟹,咧着嘴歉意地呵呵笑了,“老弟,让你等明夭那网,来不及了。只好凑合这些啦……” 等我们走进村,时已过午。正要迈步进屋,被门槛下两个装蟹子的网兜挡住了去路。  大海哥的浓眉一皱笑了:“这不知是哪一家,见我没分到,不过意……”他沉吟了一霎,把我推进屋里,返身提起网兜,急匆匆走了。 大海哥空手回来后,把自己分到的那几只又疚又小的蟹子搁在锅里,又从床下摸出一瓶放了很长时间不舍得喝的特 ‘酿高粱大釉f掂了掂说:“不算好,凑合着唱吧。”

???????? 几个蟹子虽不肥,味道还鲜美,白酒尽管质量不高,香气还浓郁。这天下午,我喝醉了。 我临走时才听别人说,那两兜蟹子让大海哥送到大队办公室去,请会计帮助查找物主··...一晃十儿年过去,现在,我又回故乡来了。 我来到海滩上,处处对我既陌生,又新鲜。 透过人缝,我从秤杆旁那只似曾相识的大乎上,认出了儿时的伙伴大海哥。-- 他,已是四十岁的人了。海上的颠簸,生活的风雨,给他那紫铜色的方脸庞上刻下了深深的皱纹。那双有神的眼睛,因熬夜操劳和海水的浸泡,布满了血丝。在这个繁忙的汛期,为让社员们尝上鲜,也许昨晚又是通宵未合眼吧?一 为不打搅他的工作,我向村头踱去。没想到,在街头上被侄子拦住了。 进了铁家,老嫂子没容分说,把一盘刚煮熟的大蟹子端到案头上,外加一瓶老白干和一碟佐料。

???????????? 接着,又张罗为我做饭。 我为难地搓着手说:“大海嫂准也准备饭了:” “哎呀,大兄弟,你可算了吧!”老嫂子边忙边念叨:“今天的蟹子是头一网,上的不多。他们干部家里还不知分没分 到哩里” 大蟹子经这一煮,那盖下丰满的膏黄都溢到外面来了。髓着热腾腾的蒸气,透出诱人的鲜味。 盛情难却,我只好坐下来,扳下一只大蟹顶盖,扯下块又白又嫩的肉条,镶着碟子里的醋拌姜末,慢慢品尝起来。

?  吃饭间,我了解到故乡十终半的一些变祥情况。这十几年间,我在外面一长了不少见识,_大海哥在家乡也经受了不少磨难。在他被打倒那几年里,天怒人怨,海潮呜咽,乡亲们憋着气捕捞上来的海鲜,象水一样淌到那些新贵们及体们亲餐桌上。一般想吃鱼的人没鱼吃,国家任务不能完成。海峰止出售的一星半点海味,不是以质论价,而是看主顾的身价收钱。新贵们吃得吐,大海哥气得哭;打鱼人有权给自己留下的,只有怨念和忧虑·…‘· 谈到近几年的好光景,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闯进屋来。原来是大海哥的儿子,奉命邀客来了。‘ 当他抬头看到我们面前摆的蟹子时,机灵地往后一退,叶只脚门里,一只脚门外,倚在门框上轻声地说:“叔叔!爸爸叫你到俺家去吃饭,不让等他了。” 铁牛侄儿见到那孩子,强扮出来的老成气哨失了,从盘子里捞起两只蟹子来,硬往他手里塞:“小海,你们家又没分到,是吧了”

????????? “爸爸说,分东西要先尽群众。俺是干部家属一,’’·”虽然小海的大眼睛在一直盯着蟹子转,那紧握聋的两只小手却就是不松开,“叔叔,一你在这里吃蟹子吧里吃了蟹子再到俺家吃饭去!"说罢,转身跑了“·:”- 一阵海风扑来,吹开一了虚掩的窗扇。不一会儿,传来小御院满稚气的歌声: 大海宽,大海蓝 爸爸在海上开渔船………   我走至峥窗…前,‘循声向海岸望去。一只鼓满风的帆船向着深海中的船队破浪而行。船尾上掌舵的那个人,正是大海哥。 故乡的海二望无际;故乡以大侮命名的人是这样多、我有一个想法,这些“大海”们心胸的总和足能容得下大海。

?

?????????? 简析-· 这篇散文,作者紧紧抓住两次“分蟹”,并通过在分蟹中人物的语言和行动,刻画出渔民干部大海先人后己的崇高品质。 值得注意的是,作者对两次分蟹,采用了不同的写法:- 一从正面写育己所见,一从侧面写育己所闻;这种写法,收到了较好的效果。 先写“我”第一次回故乡时的所见:儿时的大海已当了皮部书记,正在负贵分蟹,一我一看见他总是把好的先分给杜员,把剩下的分给干部,而他自己呢,则是用笼里最后剩下的几只空壳蟹,怀着歉意招待了“我”.。这部分,作者是通过直接描写人物的行动和语言来表现其思想品质的。 再写十几年过去,“我”又回到了故乡后的所闻:“我方得知大海在“文革”期间受了不少磨难,现在又当上了干部。分蟹时,他仍然“如既住。而这些,则是通过老嫂子、铁牛,小海等人的对话从侧面来表现的.

热门排行

?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