幼学记事

时间:2013-04-16 17:20 文章来源:互联网 点击次数:

???????? ?我的童年虽不是浪漫的金色,可也非常难忘。还记得幼儿园中班时,我趴在床上,爸爸蹲在床边教我识“大”字的情景:自以为真的大了起来,立刻跑到镜子前自我欣赏“大人” 的尊容。 中班升大班时,邻居阿祥哥哥开始教我背唐诗。第一首就是: “白日依山尽,黄河入海流。 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。”

????? ?依次背下去,便是“孤帆远影碧空尽”、“停车坐爱枫林晚”、“月落乌啼霜满天, 别看背了那么多脍炙人口的绝句,却只有一首,是当时就理解得一清二楚的: “一去二三里,烟村四五家。 楼台六七座,八九十林花。” 其原因就在于诗中巧妙地用了一到十的数字,概易记又易懂。这在别的诗文里虽然也有,却终究不及这首琅琅上口。可见数字一旦和文字巧妙地组合在一起,就颇能开发幼儿的记忆和智力。

?????? 如果说阿祥哥哥是我的语文启蒙老师,那么琦琦妈妈就泽我的外语启蒙老师了·不过她教我的只是些英语歌。像《字母歌》、《新年歌》、《生日歌》之类的短小歌曲。我跟着她虽然只是鹦鹉学舌,倒也从这些古怪的语音中找出了与上海话语音的类似面。层出不穷。 童年就在这诗与歌的熏陶中度过,它给我留下的回忆是永远不会忘怀的。

热门排行

?
?